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媒体聚焦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:对社会改造的深邃思考
来源:  发布日期: 2018-04-27

《谈美》是朱光潜先生35岁时的作品。八十多年过去了,其生命力依然常青。在那娓娓如话家常的文字背后,常让我们沉吟其中的,是他立足美学对社会改造的深邃思考和对青年朋友的殷切期盼。

《谈美》是根据他的《文艺心理学》基本观点而改写的美学入门常识书,篇幅不长,连同《开场话》共十六章。此书成稿于1932年,当时的中国外敌入侵,内战不止,社会动荡,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留学英法的朱光潜先生挂念国家和民族命运,悲愤而痛心,而让他“比听到日本出兵东三省和轰炸淞沪时更伤心”的是,“听说我的青年朋友之中,有些人已遭惨死,有些人已因天灾人祸而废学,有些人已经拥有高官厚禄或是正在‘忙’高官厚禄。”改变这一切,只能靠吾国吾民,而振作国人精神,改变国家命运,固然需要刺激神经,需要安抚创伤,但从长远思考,最需要的是提高国民素质。当时的有识之士,无不用心用力甚至用命于此,蔡元培的“美育代替宗教”,鲁迅的“弃医从文”,弘一法师的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念佛”,黄炎培的“教育为救国唯一方法”……拳拳报国之心,灼然可见。他说,“我坚信中国社会闹得如此之糟,不完全是制度的问题,是大半由于人心太坏。”怎么样洗刷人心?“并非几句道德家言所可了事,一定要从‘怡情养性’做起,一定要于饱食暖衣、高官厚禄等等之外,别有较高尚、较纯洁的企求。要求人心净化,先要求人生美化。”正是因为这一点,他“想来想去”,撰写了《谈美》这样一本小册子。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但究竟什么是美?美的机制作用是什么?人生与美有什么关系?我们常常心里知道嘴上说不出。美既诉诸感官,又是理性思考的结晶。朱光潜先生从什么是“美感”这一基本概念开始,畅谈“如何欣赏美”,继而“如何创造美”,最后“如何实现人生的艺术化”,用他行云流水般的笔墨,循序渐进,步步深入,引领我们不知不觉中感悟“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泛的艺术,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的作品”。

正因如此,此书一经发行,一版再版,广受欢迎。历经时间的淘洗和沉淀,时至今天,《谈美》的远见卓识愈益凸显,其中的一些观点、论断、表述,余味无穷。试举诸例,“悠悠的过去只是一片漆黑的天空,我们所以还能认识出来这漆黑的天空者,全赖思想家和艺术家所散布的几点星光。朋友,让我们珍重这几点星光!让我们也努力散步几点星光去照耀那和过去一般漆黑的未来。”这是对思想家和艺术家历史地位的肯定,形象有感召力;“心里印着美的意象,常受美的意象浸润,自然也可以少存些浊念”,这是常人能觉察而又说不出的美的移情感化作用,美对人的作用多在于此;“诗是生命的表现。说诗已经做穷了,就不啻说生命已到了末日”,生意盎然所以诗意盎然,这也许是对“诗意地生活”最有力的阐释;“慢慢走,欣赏啊!”生活原本是过程,为了避免将丰富华丽的世界变成一个了无生趣的囚牢,我们要慢慢品味……

朱光潜先生曾多次强调“人要有出世的精神才可以做入世的事业”,这是他的人生理想,也是《谈美·开场话》中最耀眼的一句。他指出,在现世的生活中,一般人往往会被利害系住,而欺诈、凌虐、劫夺种种罪孽往往因此而生,“只求满足理想和情趣,不斤斤于利害得失,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”,因为“伟大的事业都出于宏远的眼光和豁达的胸襟”。艺术如此,生活也如此。“生活上的艺术家也不但能认真而且能摆脱。在认真时见出他的严肃,在摆脱时见出他的豁达。”坚守自己的社会角色,不苟且,不偷懒,这样的生活,平凡中见崇高,正是人生艺术化的常见方式。他一生留下了600万字的著译,知行合一,以美的态度观照自我,对待社会,照亮他人的前行之路,这正是一位美学家的社会担当。

《谈美》出版三年前,他曾经陆续以“给一个中学生的十二封信”为题,谈生活感受,广受国内青年朋友欢迎。写《谈美》时,他把它看成是“平时写给我的弟弟妹妹一样的”家信,“面前一张纸,手里一管笔,想到什么便写什么,什么书也不去翻看,我所说的话都是你所能了解的,但是我不敢勉强要你全盘接收。”他用自己的瘦弱双手为青年朋友轻轻推开美学厚重的大门,这是对读者的理解和尊重,也是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切,因为“青年为国家的生力军”。

(赵建国 作者单位: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纪委派驻宣传部纪检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