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媒体聚焦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:“网红渔村”的“领头雁”
来源:  发布日期: 2018-10-25

刘德宝,1974年生,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方巷镇沿湖村党总支书记。曾先后获得“中国乡村旅游致富带头人”“江苏省劳动模范”“吴仁宝式优秀村书记”等称号。图为刘德宝向前来开展党日活动的单位职工介绍沿湖村发展概况。

我生在沿湖村、长在沿湖村,是个地地道道的渔家人。我早年在村里从事渔业捕捞,1992年当选村干部,26年来一直在村两委工作。

沧海桑田,时代变迁,26年间的变化是巨大的。对我个人而言,从毛头小子变成了年逾不惑的村党总支书记。对渔民来说,挣了钱、上了岸、建了房,由原来的“渔花子”成了“渔老板”。沿湖村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贫穷落后的小渔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,去年还上了新闻联播,成了“网红渔村”。

2004年,我当选村党支部书记。那时沿湖村几乎是“赤贫村”,村里多年没有公共事业项目,集体资产一无所有,就连村干部的工资也发不出来,每年年终考核都是乡里倒数第一。当时有句顺口溜,叫“呆男不娶渔家女,傻女不嫁渔家汉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向村民承诺,如果五年内不脱贫,我就辞职!

我深知,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让渔民的口袋鼓起来。当时的邵伯湖由于过度捕捞,野生鱼群越来越少,光靠打鱼大家连饭都吃不饱。经过认真考察研究,我决定走特色养殖之路。没有技术,我就腾出办公室为渔民办夜校,请来专家给大家上课。没有经验,就边干边摸索。

2006年夏天,连续强降雨导致邵伯湖水位不断升高,水流夹带大量水草冲击养殖的网箱、围网。一旦网破,鱼群逃出网箱,养殖户将血本无归。为了减轻围网压力,我和村干部跳入湖中捞草护网,最后终于保住了网箱,保住了渔民的收成。渐渐地,我们开发出了12900亩养殖水域,还建成了1500亩的贝类养殖开发基地。

一直以来,打鱼养鱼是渔民的本行,但随着省里推行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,邵伯湖要退渔还湖,退出围网养殖。这样一来,渔民的收入势必会受影响。下一步怎么办?随着近年来国家对发展乡村旅游的重视,我们把目光瞄准了村里得天独厚的生态和渔文化资源,提出“旅游兴村”。我多次到北京邀请专业人士来村做旅游发展规划,并主导成立了渔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生态旅游观光专业合作社。以“渔隐”为主题,大力发展“生态+休闲”“度假+养生”“旅游+文创”的特色乡村游。同时举办富有特色的渔事渔节活动,给村民带来了丰厚收益,仅去年国庆期间就接待全国各地游客近万名,带动消费120万元。

村支书虽小,管的事情却不少。对于沿湖的渔民而言,最大的事情莫过于“住”。“上无片瓦,下无立足之地”,这是我上任之时村里近200户渔民的现实处境。渔民以船为家,四处漂泊,因此没地方参加新农合,享受不到国家的惠农政策。我们提出“上岸定居”计划,但是全村只有76亩耕地和1100亩滩涂,大部分还都是荒滩水塘,连一亩像样的整块土地都找不到。没有地怎么建房?那就改造荒滩。但这需要大笔资金,于是我就到处“化缘”,争取政策资金支持。从2008年起,我们用了4年多时间,硬是将大堤下的500多亩荒滩改造成了土地,建起了渔民集中居住小区,水电、网络、停车场和雨污管网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。2013年国庆节期间,村里举办了13对新人的集体婚礼,许多渔民含着热泪说:“真想不到,我们‘渔花子’还能有今天!”

现在,很多人都说基层干部不好当,特别是村干部难做,在群众中没威信,说话不管用。但我不认同,群众都是通情达理的,只要我们办事公、处事明、路子对,群众就一定会理解、支持我们,跟我们干。在推进渔民“上岸定居”的过程中,我就感受到了群众的力量。

村干部怎么干工作?我个人认为就是面对困难要上,面对利益要让。要能让大伙儿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生活得顺心、体面;要会换位思考,将心比心、以心换心;最难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时时刻刻做好表率、公道处事。

(刘德宝/口述 韩继萱 李政/整理)